当前位置:首页 > 羿凝蝶 > 正文

百度高管突变:沈抖三年改革暂停,王海峰“退居幕后”

摘要: 记者/崔鹏 编辑/文姝琪 5月5日上午,百度创始人李彦宏向全体员工发出内部邮件,宣布即日起立刻进行干部轮岗。 ...

百度高管突变:沈抖三年改革暂停,王海峰“退居幕后”

  记者/崔鹏

  编辑/文姝琪

  5月5日上午,百度创始人李彦宏向全体员工发出内部邮件,宣布即日起立刻进行干部轮岗。

  内部邮件称:“在这次管理干部调整中,此前分管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组(MEG)的集团执行副总裁沈抖,转而担任百度智能云事业群组(ACG)负责人,同时网盘和TGE也调整至ACG;何俊杰(Jackson)即日起晋升为集团资深副总裁,并轮岗担任MEG负责人,直接向我汇报;王海峰继续担任集团执行副总裁兼CTO,不再兼任ACG负责人。”

  据界面新闻了解,早在3月份甚至更早的时间,百度内部就已经在筹备AIG(人工智能体系)两大群组ACG与TPG(技术中台群组)的“分家”事宜。

  MEG在沈抖领导下,收入总量保持着持续增长,业务改革方向比较明确,但他没能获得更长的时间来证明自己的战略正确性。王海峰领导下的ACG虽然具备扎实的技术口碑,但没能为百度的人工智能业务获取更多的商业化价值。

  从管理团队的架构上看,沈抖从领导与AIG平行的MEG,变成领导AIG旗下的ACG,有被“降权”的意味。而百度CTO王海峰从直接负责AIG,变成领导AIG旗下的TPG,管理职能大量减少,身份开始偏向于单纯的技术研发领域。

  2017年何俊杰以顾问身份加入马东敏(李彦宏夫人)掌管的百度战投团队,并于当年底接管百度投资并购部。2019年百度才官宣何俊杰以副总裁身份加盟,领导集团投资并购部和战略投资管理部。

  从更长的时间线观察,此次百度高管变动并非突然,但依旧会让公司内外产生疑虑:如何俊杰入主MEG之后是否会改变沈抖此前三年定下的战略基调?沈抖管理ACG之后,能否让人工智能在更多场景落地,获取更多商业化价值?而王海峰“退居幕后”,是否会导致百度的技术人才流失?

  管理层变动通常伴随着组织改革和业务调整,本次高管轮岗无疑是百度开启下一轮变革的第一步。

  沈抖改革期只有三年时间

  2021年百度网络营销收入为740亿元,占百度(剔除爱奇艺之外的)952亿元总收入的近78%,MEG毋庸置疑是百度当下的“钱袋子”,而沈抖担任它的管理者刚好三年时间。

  他在2019年5月接手MEG时面临的问题非常多:移动互联网流量获取成本飙升,红利空间所剩无几,广告主开始集中向短视频平台迁移,内容源缺失让百度的搜索引擎不再受年轻人青睐。

  在随后的一系列改革中,沈抖否定了百度曾经的“投入换增长”策略,提倡健康增长曲线,他认为百度的搜索引擎仍然大有可为,前提是解决搜索“无源之水”的问题。

  在2021年与界面新闻的对话中,沈抖明确表达过“花钱买流量不可持续”的观点,呼吁外界看待百度App和搜索引擎业务表现时,能将时间拉长一些。

  在这短暂的三年时间里,沈抖的运气并不算好。

  2020年沈抖曾经将直播业务作为MEG的战略重点,这也得到了李彦宏的大力配合。加上百度对短视频业务的大力倾斜,沈抖打造视频内容生态,继而为搜索引擎“续命”的思路很清晰。

  但在市场监管和大环境突变之下,先是百度收购YY中断,后是直播业务团队大量裁员,沈抖寄望颇深的视频内容生态戛然而止。

  今年1月份,百度部分员工之间开始流传沈抖将离开MEG(和百度)的消息。但直到沈抖这次调任之前,他仍然在正常进行改革。3月份沈抖对MEG的销售体系进行了大刀阔斧的调整,将传统的KA、直销、渠道分销体系变成以客户行业匹配销售部门的体系,这种改变让百度的广告营收向精细化运营靠拢。

  在当时的媒体采访中,沈抖表示希望百度的广告收入不下降,但是广告收入的占比下降,具备多元化收入结构。

  从2021年的业绩报告数据看,百度广告收入的占比确实在下降,与之对应的是云服务和智能驾驶相关收入的占比提升。

  李彦宏在内部信中特别强调,接替沈抖管理MEG的何俊杰拥有精细化运营的成功经验。这预示着MEG在今年仍然将继续降本增效,加大转型力度。

  但不少一线员工对这次调整仍然心存疑虑,担心管理财务的领导难以具备带领业务团队正确前进的能力。

  王海峰管理权限降低,重回研发领域

  王海峰2010年加入百度后,在三年时间里为百度创建了自然语言处理部、互联网数据研发部、推荐引擎和个性化部、多媒体部和语音技术部等技术部门。在移动时代来临后,王海峰先后负责过百度搜索、手机百度和信息流等产品。

  这些履历让王海峰具备很高的技术底蕴以及产品把控能力。在2020年百度的架构调整中,他被正式提升为百度CTO,同时掌管人工智能事业群AIG(包含技术中台群组TPG和智能云事业群组ACG)

  12年过去,王海峰成长为典型的技术派领导。

  如今市场上很少有人质疑百度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技术积累,但很多人怀疑其开拓场景、获取市场份额的能力。

  过去三年间,阿里、腾讯和华为在云服务领域激烈争夺市场份额,建立起围绕云计算业务的庞大业务团队,而百度并没能将其拥有的技术优势转化为市场份额优势。

  有不少百度工程师曾向界面新闻吐槽称,明明百度的部分技术非常领先,但外界对百度人工智能品牌的认知度却非常低,客户也充满疑虑。

  百度过去几年对人工智能业务的投入力度非常大。去年百度回港上市时,招股书披露称,百度计划募资41亿美元,将新资金注入智能云、智能驾驶等人工智能业务中。

  王海峰作为纯技术派出身的管理者,缺乏对商业市场的高敏感度和大刀破斧改革的魄力,而人工智能技术的商业化落地,也很难依靠单一部门独自实现,需要诸多兄弟业务部门的配合。

  李彦宏对人工智能业务这种空有技术、缺乏场景的现状明显不满意,这也是沈抖接手ACG之后需要面对的挑战。

  好处在于,沈抖目前的身份仍然是百度集团的执行副总裁,在协调不同部门的资源方面具备优势。

  而失去ACG之后,王海峰的角色明显已经向后端的技术研发领域转变,目前仍然在领导的是技术中台群组TPG和百度研究院。

发表评论